天亮了,michael守在门边睡了一会儿。昨天晚上从shirley young那里了解到很多情况,这个监狱每天早上8点正式苏醒,届时所有的牢门都会打开,囚犯们用完早餐,或者说,抢完早餐后,便是持续长达8小时的放风时间,他们可以在不接近狱长塔楼等建筑5米的范围内任意活动,傍晚四点之前,每个人必须回到牢房,四点准时关门,除了擂台赛的那一天,可以持续活动到比赛结束,一般都要到晚上八九点的样子。每天都只有一顿伙食,狱卒们会在牢房开门之前,将面包和水放在每一间牢房外,当然,他们的工作就到此结束,至于开门后食物和水怎样分配,那是囚犯自己的事,如果你现在已经将这所监狱想象成了一个弱肉强食的原始森林,那也毫不为过。洗澡?当然没有,如果囚犯们想作些清洁,那只有期盼昨晚的那种暴雨了。

michael所在的牢房射不到阳光,要有,也最多是一缕夕阳。监狱的东南西面都是人工挖掘出的开阔地,再远些就是自然的、连绵不断的小山丘,北面是长长的海岸线,可惜北区的牢房没有窗户,欣赏不到海景,唯有站在较高的狱长塔塔顶,才能将视线跃过北区的牢房,远眺海岸。

只有当第一缕朝阳洒入西区的牢房时,michael才知道,太阳出来了。时间还早,牢房里的另外八个人都还没醒,借着微微发亮的天空,michael的眼睛扫过整个牢房,观察起他们来。 shirley young靠在墙上,尚在沉睡;Bellick缩在稻草堆中,鼾声正浓;牢房里侧还睡着六个人,西北角落里一个黑人男子盘膝而坐,怀中躺着个十来岁的孩子;东北角睡着两男两女,一个肥胖的女子躺在最里侧,再靠外是一男一女睡在一起,都很瘦,似乎有一些亚洲人的血统,或是印第安人的后裔;最外侧的那位囚服最为破烂,似乎在监狱里待了有些年头了。

michael叹了口气,又将视线转向牢房外,远处的狱卒休息室里已经有人开始走动,不一会儿就从michael昨晚走过的过道那里,推出数十辆手推车,小车上堆满了东西,应该是囚犯的早餐吧,狱卒们把小车一字排开推了过来,隆隆的滚轮声吵醒了许多浅睡眠的兄弟姐妹,他们嘴里念叨着梦话,翻个身睡去。Bellick也被弄醒了,睁眼看看门外,又倒头睡去。狱卒们来到门前,直接把面包和水瓶扔在门外的地上,另有一队狱卒,登上西区北区二楼三楼的过道,底下扔,上面接,片刻间将早餐分配完毕,狱卒们像是已经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一般高兴,吹着口哨离开了。michael数了下食物的数量,每个牢房门前放着七八袋面包,五六瓶水,以自己牢房的九个人计,这点食物和水,也只能勉强维持每个人活命而已,而其它牢房的人数,都几乎在九个以上,看来每天的竞争都将是异常惨烈的,弱小者在这里活活饿死或渴死,应该是常有的事。接着就是等待狱长8点整的一声令下,牢门全开,千军万马地哄抢这些过期的面包和自来水吗?

michael苦笑了一下,抬头仰望那座代表着威严的狱长塔楼,是怎样的一个人,会制定出这样的规则,来享受折磨囚犯带给他的快乐呢?一刹那间,michael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光亮,他的眼睛盯着那座塔楼,就再也没有移开过。

Bellick显然还没有习惯狱卒们问候早安的方式,被他们这么一折腾,已经彻底没了睡意,翻过身来,却看见michael正望着塔楼入神,便开口说道,“那是boss的办公大楼,那家伙的女人肯定不喜欢泰妃陵,而是埃菲尔铁塔。”

michael没有理会Bellick,仍然纹丝不动地注视着。

“短短短,短短,短长,长长,短长短短,长长”shirley young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michael像被惊醒了一般浑身振颤,猛地转过头来,盯着shirley young的脸道,“你也看见了?”

“什么…看见什么了?”Bellick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却也没人理他。

“没错,塔楼后面很远的地方,一个光信号,一直重复着这么一段。”shirley young又狡诘地一笑。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michael问道。“摩斯密码呗…恩,让我想想,S…I…A…M…L…M…什么意思?”shirley young的脸上疑云密布。

“呵呵,既然你懂密码,那你早晚都会知道的。”michael笑道,“远处那座山上,有人正在用镜子之类的东西反射阳光,用块布,或者随便什么,一遮一放,遮挡的节奏不同,以区别不同的字母与数字。那段信息被一直重复着,所以字母顺序可能会排错,把最后那个M拿到最前面,我们就可以得到:M…S…I…A…M… L”

“你终于承认……”shirley young喜道。

越狱第三季《入狱》PrisonIn 第2集 请看这里

http://blog.dngz.net/364.htm

我想发表对此文的评论 ...(没有弹出错误信息则说明评论成功,需要等待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