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
21

一,北京市食品办专家:“按每个鸭蛋约60克进行折算,体重60公斤的成人每天食用1200多个‘涉红鸭蛋’,才有可能达到诱发动物肿瘤的剂量。”
评:食品办专家原来一直在以人的体重与有毒食物食用量之比,作为他们工作的指导思想。你吃了毒木耳吗?专家可以告诉你:按多少多少克进行折算,体重60公斤的成年人每天食用1吨,“才有可能达到诱发动物肿瘤”。你吃了毒猪肉吗?你吃了毒韭菜吗?你吃了毒大米吗?你吃了含有苏丹红Ⅰ号的广东亨氏美味源辣椒酱、肯德基新奥尔良烤翅吗?吃吧,放心地吃吧,死不了。

二,地产商任志强:“我们只是当丫环的,都是政府说了算。”
评:在大户人家能当上“丫环”也不错啊,生活至少要比长工佃户强得多,况且“通房丫头”受宠爱了,随时都有机会向上“晋升”的,搞个“姨太太”当当也很有面子的。

三,足球评论员黄健翔:“胜利属于意大利,属于格罗索,属于卡纳瓦罗,属于赞布罗塔,属于布冯,属于马尔蒂尼,属于所有热爱意大利足球的人!”
评:还有什么可说的?小黄已经不在中央台做了,对于任何事情,我们所能知道的,都不是真相的全部。

四,中国足协:“国奥新任主帅杜伊科维奇任期将到2008年奥运会结束,他的终极目标就是进入奥运会前四。”
评:中国足球在北京奥运会上进前四?全国人民都笑了,足球终于在中国回到了它的本质–娱乐。

五,数学家丘成桐:“北京大学引进海外人才大部分是假的。”
评:北大称丘成桐歪曲事实,总有一边说假话。

六,北大教授阿忆:“在北大月收入4786元,靠学校那点工资很难生存和安心教学。”
评:幸亏阿忆教授还有几个兼差,要不怎么能在“哭穷”之际,又在中关村附近新购置了一套豪宅,“300万差1万”。

七,社会学家郑也夫:“自来水100元一吨保证可持续洗澡”。
评:郑老师说得很有道理,他算了账:瓶装矿泉水每瓶500—600毫升,大约1.5元一瓶。一吨瓶装矿泉水3000元。罐装饮用水一罐 19升,大约10元多一罐。一吨罐装饮用水550元。一吨自来水100元离大谱吗?商人忽悠您买罐装水可以,自来水提价就不行?即使按照这个价格计算,吃三根冰棍的价格(3元钱),就能淋浴一次(淋浴龙头开4分钟大约用水30升)。为什么淋一次浴就一定要比吃三根冰棍便宜?

八,经济学家钟伟:“我不知道老百姓是谁。”
评:利益分化,群体分层,“非百姓”代言人也必将越来越多。他们是利益集团一条狗,天天蹲在集团门口,集团让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就咬几口。

九,社会学家李银河:“换妻是公民合法权利。”
评:无语。

十,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教育就好比逛市场买东西,如果有钱,可以去买1万元一套的衣服;如果没钱,就只能去小店,买100元一套的衣服穿。”
评:许多国家的教育部门,他们都在鼓励自己的年轻人勇于追逐自己的梦想,鼓励年轻人突破自我进入更高的层次更好的学校深造,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上哈佛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可我们的教育部门竟然对年轻人说:要考虑自己的经济能力,要有自知之明……

其它候选惊人语:

卫生部长高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涉及十几个部门,相当复杂,目前尚无灵丹妙药可以解决。”
评:存在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解决问题的希望都不复存在。哥伦布说:“只要我们能把希望的大陆牢牢地装在心中,风浪就一定会被我们战胜。”在公众对解决医疗问题满怀期待的时候,高强部长一句“目前尚无灵丹妙药可以解决”,给公众的希望浇了一盆冷水。

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水价会在老百姓许可和承受范围之内调整”。
评:“百姓可以承受”的说法似乎成了涨价的标准。医疗费、学费、房价、水费、电费等都在涨,任何一个项目在涨价的时候,似乎都说是在老百姓可承受范围之内。“百姓可以承受”看似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标准,实际却包含了一种带有掠夺色彩的思维,即根据老百姓的可承受能力来决定涨价幅度,决定从老百姓手中取走财富的多寡。但问题是如果把这些都加在一起,是否早已超出了百姓的可承受范围?

海口女职员陈某被海口市某局副科长杜某利用职务之便强奸了,事后向警方报案并把沾有杜某精液的纸巾提供给了警方,警方:“精液量太少难鉴定,不予立案。”

“超级玛丽组合”罗惊和韩萱在成为签约歌手的次日,在房内双双煤气中毒。朋友发现后报警,到场的民警以“不合程序”为由,9小时不采取破门措施及时救助,致两个女孩虽生命得以挽救,但因延误了抢救时间,成植物人。

http://blog.dngz.net/230.htm

我想发表对此文的评论 ...(没有弹出错误信息则说明评论成功,需要等待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