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连环画叫《杨家将与岳家军》,其中有一幅是岳母刺字的画图,看着岳母在岳飞的背脊刺上四个鲜明的大字“精忠报国”时格外感动,脑门一热,也脱掉裤子走到妈妈面前把屁股一横:“给我画个金兀术”,妈妈说,“金兀术是谁?”“是个坏蛋,我要把他坐死……”,从那时候起,我就有了“精忠报国”的概念,咬牙切齿的要帮助岳飞与金兀术决一死战,赶出中原。
在中华民族传统的教育里,精、忠、孝、义沉积了五千年的文化底蕴,从孔圣子时期开始,已经是人品行为的判定标准,然若,历史的年轮从母氏制、部落制、奴隶制、君臣制、轱辘到今天的资本主义,由公有制到私有制,注定“私有”的观念形成文化。所谓的精神文化就潜移默化地受到侵袭,已经愈来愈空虚,愈来愈淡化,这是资本主义下自然的产物,关于“精、忠、孝、义”首先就要建立在个人物质澎涨的基础下产生。私有制嘛,竞争才能生存。
当“私有”的概念愈来愈烈,所有的物质都开始分为“我的”和“我们的”,经营如此,情感也是如此,甚至连相濡以沫的连理夫妻也出现个什么财产公证,试问:今天的精神文化究竟是扭曲了还是进步了?我不是学者,这些问题就让它像基因变种的科幻影片那样进化吧。
公司显然是意识到这种现象的劣根性,于是,搞了一个“忠诚第一”的培训课程,给每人发一本叫《忠诚第一》的教育书籍,其宗旨不言自明,就是教育员工要懂得知恩图报,恪忠职守,对公司忠诚诸如此类。课程培训的形式就是完成一份书本末尾附带的一份选择题答卷,当我拎起这本书的时候便随手翻阅了一下,大概内容是:忠诚是什么?怎样做到忠诚?如何团结同事?如何忠诚老板等等。完全是喊口号的形式,首先我就给自己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忠诚难道靠完成一份答卷就能实现?
我忽然想起了在乡下那群一起玩大的朋友,想起社会上帮助过的大哥大姐,想起身边关怀我的亲人眷属,对于他们,我可以肯定地说绝对忠诚,为什么,因为他们与我之间维系着一种无法明喻的情愫,这种情感建立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靠一颗彼此坦诚的心相识相知,所以,打从心底里,会觉得他们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尤其是父母、兄弟和爱人,在他们受到侵犯时,脑门那股热血甚至超越对自己的保护,豁出去也要为他们拼回尊严。但对于公司,就至于要沦落到要靠一本书、一次次演讲、一份份问卷来酿造忠诚吗?究竟是形式主义还是实用主义?
一份职业一个饭碗,当你没能力成为老板时,职业是你用劳动换来的生存条件,不论从那个角度来看,这都是合理的等量代换,当等量代换的天平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且公司具备了人性化的企业文化,我相信,大多员工都会很自然地对公司忠诚,因为那是他赖以生存的条件,当员工对公司忠诚了,才有基础谈如何为公司的发展呕心沥血、尽职尽责。换言之,假若员工受到一个暴君式上司制压或者付出是廉价的劳动,试问,员工忠诚的动力源何而来?荒天下之大谬!说什么“对老板的安排要无条件的执行”,说什么要“等老板赚钱了钱就不重要了,追求理想了自然会有惊喜”,不知那个神经病写出这样的书,中国十三亿人口的泱泱大国有多少人还在为三斗米折腰,谁为他们着想?当你手里拿着每月三、四百元的工资来养家糊口时,请你慢慢地对老板忠诚吧,等老板赚理想时然后等惊喜吧!
书中说,“老板为公司的发展投下的是大半生的精力,而员投入的只是一份技能”,什么歪理,这能成对比吗?应该说老板的投入是享受大半生的钞票过程,而员工投入的是与收入不成比例的廉价劳动。同样的时间消耗,老板与员工之间有着同样的斩获吗?当然,这样的说也不正确,有失偏颇,衡量一件事是否健康发展要视乎两者之间的环境、平衡,员工之于老板之间要达到忠诚首先要让员工具备忠诚的条件,毕竟员工对公司来说是弱势群体,公司应该置身考虑员工的平衡点,那么公司再培养员工的忠诚才是有效的!

http://blog.dngz.net/198.htm

我想发表对此文的评论 ...(没有弹出错误信息则说明评论成功,需要等待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