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报道,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中国的信息革命:推动经济和社会转型》报告,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使用价格占收入水平的10%,这一比例是发达国家的10倍。新民网于5月8日报道了北邮教授曾剑秋对世行报告的驳斥,曾剑秋认为中国上网费用不贵,引起网友的强烈关注和热烈讨论。

  5月11日,一直对世行报告未作表态的信息产业部终于开口。信息产业部新闻处处长王立健对新民网表示,世行报告有关数据站不住脚,中国上网费用贵不贵不能一概而论,而应该依据准确统计数据和科学评判标准作出判断。

  贵不贵的问题很复杂 已与课题组交涉

  信产部有关部门对新民网表示,报告出来以后,他们曾经就报告的一些结论与课题组进行过交涉并提出质疑,但课题组没能给出令人信服的数据进行解释。仅仅提出结论没有任何价值,而应该去考查结论所依据的数据,及取得这些数据的途径。不提供取样的说明以及调查的具体步骤,其结论自然难以令人信服。

  信产部有关部门称,目前不能得出上网贵还是不贵的结论,这是很复杂的问题,判断之前必须进行周密的取样和调查。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新闻媒体不应该简单地看一个结论就判断其正误,必须去考量结论的所依赖的调查数据和评判标准,不然就是对公众的不负责任。

  中国网络的劳动生产率低于西方很正常

  王立健在接受新民网连线时表示,中国网络的劳动生产率是受到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制约的,就目前来讲,中国网络的劳动生产率低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很正常。

  王立健认为,一个网络建成以后的主要收入取决于使用网络的人数以在线时长。在发达国家,有大量的长期上网用户,利用网络取得的收入或者收益高于中国,所以相对付出的成本就很低。发展中国家的网络流量不可能像发达国家一样高,但是建设和维护一个网络的费用却是一定的。中国沿海发达地区对网络的利用程度很高,但很多农村地区的网络发展还很滞后,长时间在线的网友不多。

  王立健称,很多年来都有人指责中国的网络的劳动生产率低,其实低是应该的,高才是不正常。

  市场化是方向 拿垄断说事是心态不正

  王立健对新民网表示,市场化是中国网络发展的大方向,动辄拿垄断说事是某些人没有把自己放在专业的角度上去看问题,因为他没有讲出自己的道理,或者说自己判断的标准不统一。有些人说现在的电信市场还是垄断的,但是他说不出为什么市场化改革这么多年还没有打破垄断,如果中国的市场是垄断的国外的一些市场算不算垄断,按他们的标准世界上有多少国家打破了垄断?

  王立健认为,现在谈垄断不垄断缺乏一个统一的定义标准,我们必须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特殊问题特殊对待”的原则,在网络发展的历程中,某些时候需要市场主导多一点,某些时候需要加强宏观调控,不能笼统谈论。

  有必要先搞清印度免费上网的实质内容

  有媒体报道,印度通信及信息科技部部长宣布,2009年印度将实现全民免费享受宽带服务,引发中国网民对“中国上网是否应该免费”的讨论。王立健就此问题表示,希望媒体和公众先搞清楚印度这项政策的实质内容,目前信产部还不能证实这项政策的全部内容,我们无法判断该政策有没有前提条件,信产部不知道印度基于何种条件提供怎样的免费服务。不过,王立健表示,如果印度2009年无条件提供免费上网服务,我们将静观其变。

  当被问到如何应对中国网民要求免费上网的压力时,王立健说,一个国家的信息产业如果想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必须能够保持专业性的挑剔和批评。只有在这种批评压力之中,中国的产业才能不断进步。

宗上所述:曾贱秋、王立贱 二人真的蛮贱!

http://blog.dngz.net/63.htm

我想发表对此文的评论 ...(没有弹出错误信息则说明评论成功,需要等待审核.)